三茅

推荐 2月第1周“最受欢迎专栏榜”

2018-02-11 11:24:02 阅读(1731) 评论(0) 收藏(6) 分享到: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
  关于高管、职能部门的绩效考核,我说说我的操作,我一般都采用"年度目标KPI+月度工作计划+月度经营例会"的模式,具体如下:(1)年初的时候系统制定公司层面的年度目标,进而分解形成各部门的绩效考核指标,作为年度考核指标,具体方法我不再展开了,我的专栏里其他文章都有详细介绍……
  讲到善跳者高,它同样分为两种情况,一种是自跳。为什么要跳槽呢?这是因为在公司里面,管理岗是呈金字塔模式,级别越高,相应的管理岗位越少。于是,有些聪明的职场人士,发现自己熬不过那些以公司为家者,拼不过那些工作不要命者,只好选择通过跳槽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职位。当然,这些聪明的跳槽者在跳槽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……


  "不服从管理"解除之难点在于,单位对于不服从管理的员工,一般希望能从严重违纪着手解除,一来不支付补偿,二来起到对其他员工的警示效果。但是,实践中,这样做出的违纪解除却经常面临败诉结果。主要难度存在于如下两个方面:   (一)是工作能力还是主观态度,傻傻分不清楚。   (二)员工违纪行为需具备一定的严重程度和影响后果……
  华为从一开始就将绩效和能力放在第一位,不搞论资排辈,这为年轻人提供了快速成长和晋升的机会,大学毕业刚进公司两三年的学生就可以管理一个几十人的部门,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只有19岁。在尚无法支付高薪的情况下,华为还尝试采用股权激励的方式来吸引和留住员工。早在1990年,华为便第一次提出了内部融资、员工持股的概念……

阅读原文后,请在文章右上角“订阅”他,后续您会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更新文章呦!
(本文版权归作者及三茅人力资源网所有,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!)
上一篇:1月第5周“最受欢迎专栏榜”